长安

他的名字就是一个盛世
-叶修

【黄叶】八十年,我的老初恋

jbuibi:

*旧文重发,补档假装更新




*竹马竹马√


 


*非原著向√


 


——————————————————


 


01.


 


八岁的黄少天遇到了八岁的叶修。


 


在车站旁。


 


十一月的天刮着刺骨的寒风,俩豆丁在寒风中等着自家在买烤红薯的家长,一只小手给家长牵着。


 


黄少天揉揉眼睛,看向旁边的叶修。


 


叶修裹着厚厚的棕色围巾。


 


黄少天缩了缩,收回了视线,外套里的高领毛衣蹭得他脸颊发痒。


 


叶修微微抬头,转头看着黄少天,吸吸鼻子,把脸埋进围巾一点。


 


黄少天瞥了眼他,两人视线对上,又同时移开。


 


他的视线飘到一旁的商店里。


 


而叶修的目光呆呆地落到一个红通通的消防栓上。


 


“阿嚏。”黄少天小小地打了个喷嚏。


 


软软的。


 


他擦擦鼻子,一抬头就注意到叶修盯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撇过头。


 


叶修看着鼻子冻得通红的小孩儿,拽拽自己的围巾,白嫩嫩的小手费了点力气才把早上妈妈围好的围巾扯开,递了一半给黄少天。


 


黄少天眨眨眼。


 


友谊来得太快,就好像是下一秒他们头顶上纷纷扬扬飘下的雪花,又轻又软,粘在浅棕色的编织物上,渗进纤维里。


 


而终于等到红薯烤好的两位妈妈,一回头,哭笑不得地看着俩孩子把脖子上的围巾围得乱七八糟。


 


02.


 


两家人是住在同一栋公寓楼的邻居。


 


八岁的黄少天和八岁的叶修成了好朋友。


 


十二岁的黄少天则天天扯着叶修跑出去“鬼混”。


 


小区外面的游戏城,摆着许多地摊的公园,藏有卖玻璃珠和绿豆糕的小店的小巷。


 


两个男孩子把这座城市当作充满宝藏的迷宫,每一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


 


“以后估计我不能老是跟你跑出去玩了。”


 


“啊?”


 


咬着绿色心情的黄少天一愣,手里的冰棒边角化掉,滴了一滴在他手上。


 


“为什么啊?考试没考好被扣零花钱了?还是你弟弟在背后告你状??快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黄少天几口咬完冰棒,用纸巾擦擦手然后连带木棍一起扔进垃圾桶,兴致勃勃地凑上来准备嘲笑叶修。


 


“你以为叶秋跟你一样?”叶修挑眉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吸着棒棒冰。


 


“喂喂喂,说清楚啊,我才没告过你的状,都说了以前是不小心说漏嘴了,我都请你吃烤肠了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啊?”


 


“好意思说,我说要吃三块钱的那种你都请不起。”


 


“那会儿我一天零花钱才三块钱!”


 


叶修勾起嘴角。


 


“呵,穷鬼。”


 


黄少天“嗷”的一声就要扑上去让叶修把他请他吃的那些零食吐出来。


 


下午的阳光炽热,他俩在篮球架下闹了会儿,叶修推开压在他身上的黄少天。


 


“讲真的,我爸妈给我报了补课班,以后我也不知道能挤出来多少空闲时间。”


 


“你考砸了?”


 


“没,快上初中了,我和叶秋要去上私立的学校,学的东西挺复杂的。”


 


“诶……有钱人家啊……”黄少天躺在地上盯着没有云朵的蓝天,“我也想看看私立学校是怎么样的,听说又大又漂亮,还有游泳馆,是不是真的啊?”


 


叶修耸耸肩:“鬼知道。”


 


黄少天沉默了半晌,突然坐起身:“等等,按你这么说,你们家该不会要搬家了吧?”


 


叶修家条件好,住在这个小区里一开始也只是因为方便孩子上学,上私立初中后该不会就见不着了吧???


 


“应该不会,这边住着方便,而且我和叶秋住校,我爸每周五把我们接回来。”


 


“那就好……”黄少天又倒回去。


 


“我说你可别去了那边交了新朋友就把我忘干净了啊。”


 


“嗯……”叶修支着下巴认真地思考起来,被黄少天抓着肩膀晃来晃去:“不准!听见没!不准不准不准不准!!!”


 


叶修一看他急了,被晃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


 


“又跟黄少天玩去了?”


 


叶秋帮妈妈把碗筷放上桌,看向在门口脱鞋的叶修。


 


“嗯。”


 


叶秋把筷子“啪!”的一声按在桌上。


 


“你老是跟着他在外面鬼混,有意思吗?”


 


“怎么就是鬼混了?鬼混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叶秋哼了一声,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叶妈妈好笑地看着自己在闹别扭的小儿子。


 


“小秋这是在生气你不带他一起。”


 


“我叫他一起去,他又不干。”


 


“干嘛非要带上黄少天一起。”叶秋小声嘀咕了一句。


 


叶妈妈露出“哦~”的眼神。


 


“小秋吃哥哥醋啦?”


 


叶秋一哽。


 


“我!没!有!”


 


叶妈妈笑弯了眼,顺便还用筷子不轻不重地敲了下叶修伸向红烧肉的脏爪子。


 


“去冲凉。然后上去叫你爸下来吃饭。”


 


叶修做了个敬礼的手势,然后一溜烟跑了。


 


冲完身子换上干净衣服的叶修小心翼翼地推开书房的门,悄悄走到自家老爸的身后,抬起手。


 


“叶修。”


 


“啊。”


 


叶修放下准备吓老爸一跳的手,笑嘻嘻地趴在爸爸背上。


 


“你怎么发现的啊?”


 


“你以为你开门的声音很小?”叶爸爸笑了笑,合上电脑,“想吓你老子,再过个二十年吧。”


 


“我要告我妈你说脏话!”


 


“你看你妈是信你还是信我。”


 


揉了揉儿子的头,叶父拍拍一旁的椅子,叶修乖乖地坐下,接过父亲递过来的几张复印纸。


 


“这是我看好的学校,你看看。”


 


叶修看了个大概。


 


“还行。”


 


叶父敲了一下他的脑门。


 


“看仔细点。”


 


“这不是有您给我们斟酌嘛~”


 


“去学校了谁给你斟酌?”


 


“嘿嘿。”


 


叶修干笑两声,低下头认认真真看起资料。


 


叶父看着他头顶的发旋,心下软了一块,他拍拍自己儿子的肩。


 


“送你和你弟去读私立,苦是苦点,照顾好自己,顾着点弟弟,有什么困难自己先解决,解决不了再给我们说。这段时间允许你多玩会儿,但是也要注意成绩。”


 


他叹了口气。


 


“早点独立吧,儿子。”


 


叶修低着头,眼睑微敛。


 


“你好啰嗦啊,爸。”


 


叶爸爸还来不及发威,父子俩就被黑着脸的妈妈揪着耳朵拎去饭桌上去了。


 


……


 


早点独立吧。


 


叶修躺在床上,盯着染上一层暗灰色的天花板。


 


窗外传来几声孤寂的虫鸣,叶秋睡在另一边的床上,轻轻地打鼾。


 


早点独立吧。


 


这句话宛如魔咒。


 


从他第一次走路摔跤时开始。


 


叶修很明白父亲对他的期望,作为家里的长子,未来家业的继承人。


 


叶修不太懂那些压力,他隐约感觉到自己肩上多了些什么。


 


一些令人喘不过气也令人骄傲的东西。


 


而这时的叶修只是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琢磨明天要赢黄少天几个弹珠,然后在沉静的黑暗中睡去。


 


黄少天在黑暗中睁开眼。


 


客厅的灯被打开,灯光穿过门缝照进他的房间里。


 


他迷迷糊糊地,头脑还有点晕,他从床上爬起来,透过门缝偷偷往外看,晚归的父亲喝醉了,脸发红整个人摇摇晃晃地进了家门,母亲走上前扶住他,把父亲扶到沙发上,帮他脱外套给他倒水,父亲没有撒酒疯,喝醉了的父亲意外地十分沉默。


 


母亲也沉默着,做着她应该做的事。


 


黄少天看见父亲坐起身,在母亲耳边说了几句话,而后疲惫地靠在母亲的肩上,母亲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


 


他们在客厅坐了一会儿,随后母亲扶着父亲进了卧室。


 


客厅的灯灭了。


 


黄少天爬回床上,在寂静的黑暗中,他再也没有睡着。


 


 


03.


 


 


“叶修叶修!走我们出去玩!”


 


叶修打开门,黄少天敲门的手差点没收住。


 


“不行,今天我要看家,要不你跟我在家里打电玩?”


 


黄少天想了几秒就答应了。


 


“你们小点声,不要吵着我写作业。”叶秋打开房门冲他们说。


 


“你才是别躲在里面悄悄玩游戏不学习。”叶修回了句。


 


“你以为我是你啊。”叶秋没好气地关上门。


 


“你弟怎么还是这个脾气?”


 


黄少天在地毯上坐下,看着叶修从柜子里翻出游戏机。


 


“因为家里来个黄姓某人,他当然不高兴。”


 


“别扯啊,以前明明是你这个哥哥带头欺负他的。”


 


“我弟我欺负欺负怎么了?”


 


黄少天愣了一下。


 


“居然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来了,论不要脸果然还是你厉害一点。”


 


“过奖过奖。”


 


叶修发出游戏卡带,扔给黄少天,把游戏机和电视连接好装好卡带,俩人就“你个菜鸡”“你才是菜鸡”进行了十分不友好的探讨。


 


在又一次被叶修操控的角色踢翻后,黄少天瘫在了地毯上嚷嚷。


 


“不玩了不玩了,老是你赢!”


 


“呵呵,菜鸡。”


 


“你就不能老老实实被我打死吗!”


 


“耍赖啊,不要脸啊。”


 


“滚滚滚滚滚。”


 


看他不起来,叶修乐呵呵地换了个游戏自己玩。


 


黄少天盯着他的后背,犹豫了半晌,坐起身挨近叶修。


 


“诶,你……要是你爸妈……我说假如啊,假如,要是你爸妈离婚了,你怎么办?”


 


电视机上的像素小人立马被火烧死了。


 


叶修看着屏幕上绿色恐龙贱兮兮的笑脸,放下手柄。


 


“你怎么了?”


 


“我感觉……”


 


黄少天又坐近了点。


 


“我感觉我爸妈感情好像出问题了。”


 


“不是你胡思乱想?”


 


“滚你的,我怎么会乱想这些东西。”


 


“那你怎么看出来的?”


 


“他俩最近,都不怎么说话了,感觉家里变得冷清清的,我爸晚上回来得很晚,还喝醉了。”


 


“哦……”


 


“万一……万一爸妈离婚了,我该怎么办呢?”


 


他靠在叶修肩上,男孩的声音有些飘忽,像是从迷雾传进叶修耳朵里一样。


 


叶修没有开口,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等电视都进入了休眠模式,他说道。


 


“别瞎想,相信你爸妈。”


 


“再说,实在不行,还有我呢。”


 


04.


 


在夏季蝉鸣的尾声中,叶修和叶秋坐上了初中的校车。


 


天气还是十分炎热,黄少天大清早起床跑下楼送叶修上车。


 


“别让人欺负你了,要是有人欺负你打不过回来跟我说,我们一起揍他去。”


 


“行。”


 


“不要乱吃东西,会拉肚子,别跟上次一样跑去那种没证的店,尽是些不干净的。”


 


“我知道。”


 


“晚上睡觉不要踢……”


 


“你是我妈吗?我妈都没你说得多。”


 


黄少天一愣,回头看见叶修的爸妈正看着他笑,脸上有点烧。


 


“我这是关心你你个白眼狼!”


 


“哥!你还上不上车了!”


 


“马上来!”


 


叶修应了一声,然后抱紧了自己从小的玩伴。


 


“我会注意的,放心吧。”


 


“你才是,照顾好自己。”


 


他松开手,拍拍还在呆着的黄少天。


 


“我走啦,别这个表情,搞得我像是一去不复返一样,我周末还回来的。”


 


黄少天还站在原地,大巴车带着叶修离去,留下一路汽车尾气的味道。


 


而黄少天此刻还在回味着残留在空气中,叶修身上淡淡的香皂的清香。


 


脸好像更烧了。


 


……


 


“回来了?”


 


黄少天悄声打开家门,却发现自己的爸妈已经坐在餐桌旁了,桌上放着热腾腾的白粥和包子,还倒了满满一杯的牛奶。


 


“我吵醒你们了?”黄少天挠了挠头。


 


“知道你肯定要去送叶修,怕你不吃早饭就倒床上睡回笼觉,对身体不好。热了你喜欢的豆沙包,赶紧趁热吃。”


 


黄爸爸翻着手里的报纸:“我看了叶修读的那个学校,真的不错,就是学费太贵了,唉。”


 


“没事啊,读公立的不挺好的嘛,读公立学校的人那么多,人家就考不起高中了吗?”


 


黄爸爸用报纸敲了一下他的头,笑着说。


 


“你小子。”


 


04.


 


然而上学的第一周,叶修就挂了彩。


 


还是黄少天扯着他上看下看的时候才发现的。


 


“这是怎么了?你跟人打架了?你被人打了?我不是都说让你注意吗,我看看我看看,严不严重啊?你这绷带缠得行不行啊?有没有找医生看过?消毒呢?走走走跟我回去我照着书上的给你再缠一下。”


 


说完他拽着叶修就走,叶修被他这堆问题问得头晕,连忙站住了。


 


“停停停,你说太多了我反应不过来,”叶修把自己的衣服拉好,伤口就在肩膀上,不深,也没伤到骨头,就是出血了,他自己用绷带缠了缠,刚好还被衣服遮住,家里人看不见,“多大点事,叶秋那小子被人欺负了我欺负回来挂了点彩,没事。”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一股劲地把人往自己房间扯。


 


叶修没辙,磕磕绊绊地跟在后头。


 


坐在黄少天的床上,他静静地看着黄少天翻箱倒柜,男孩儿的房间有些乱,游戏机和篮球杂志漫画书随意地扔在一边,身后的墙上贴着乔丹的海报,底下跟着是他的奖状。


 


黄少天找出自己的小医药箱,搬了个板凳,坐在叶修面前帮他把绷带解了,照着说明给他上药,缠绷带。


 


药水沾到伤口的时候疼得叶修眉头皱了一下,但他没出声,看黄少天一边给他包扎一边碎碎念,心下笑了笑。


 


“……不是都说了让你小心,话说你那学校的人都是什么德行啊?第一个星期就敢伤人了还能不能好了?”


 


“其实也还好……”叶修在心里捡了几个字词,“也没用刀,就是没注意被推到铁栅栏上蹭到了。”


 


“小孩儿,血气方刚的,正常。”


 


黄少天瞥了他一眼,手下一个用力。


 


“嘶——轻点轻点。”


 


“你就不是小孩儿了?还逞能给叶秋出头,你个战五渣再跟我多打打篮球吧。”


 


叶修看着他的发顶。


 


房间里突然很安静,只剩下他们的呼吸。


 


午后的阳光明晃晃地照进来,酒精的味道和眼前少年洗发水的香精味黏着在灰尘上,叶修突然想在这里睡上一觉。


 


“说的也是。”


 


说完他就直接倒在了黄少天床上。


 


等黄妈妈来叫两人吃饭的时候,只看见两个男孩子横七竖八地躺在床上,手里拽着同一张薄被。


 


“这可真是……”黄妈妈无奈地笑笑,轻轻关上房间门。


 


05.


 


十五岁的黄少天,父母离婚了。


 


父母之间没了感情,在他十五岁的时候,父亲收拾好行李坐在客厅里。


 


他看着自己的儿子,欲言又止。


 


其实老爸还真没对不起这个家里的。


 


黄少天平静地想。


 


没有外遇,没有家暴,工作勤勤恳恳,工资都交给了老妈。


 


之前父母也有问过他是要跟爸爸还是跟妈妈,他一晚上没睡想这个问题,最后他走进父母的卧室拽着妈妈的手。妈妈落了泪,而爸爸失落之余,轻微地松了口气。


 


妈妈年纪开始大了,她是个女人。


 


家里总是需要一个男人的。


 


“爸,我帮你拿东西。”


 


他伸手去拿父亲的行李,父亲握住他的手,男人的掌心厚实且粗糙。


 


“好好照顾自己和妈妈。”


 


“嗯。”


 


“我永远都是你爸,有什么困难跟我说。”


 


“嗯。”


 


“这张银行卡你揣着,每个月我给你打钱,别跟你妈说,说了她不高兴。”


 


“嗯。”


 


“我走了。”


 


“我送你。”


 


黄少天看着父亲离去的身影,他的背影有几分沧桑,但他的步伐却很坚定。他去寻找一个他爱的女人去了。


 


父亲把他在家里的痕迹都带走了,留下一张巴掌大的银行卡。


 


黄少天看着手里的银行卡。


 


叶修接过老师递来的试卷。


 


班主任不苟言笑的面容上罕见地多了几抹笑意。


 


“加油。”


 


她对眼前的男孩说。


 


“谢谢老师。”叶修也礼貌地笑笑。


 


走过过道的时候有个男生瞪着他,就是那个把叶修弄伤的男孩子,他这次差了叶修和叶秋一分,成了第三名。


 


“下次,下次我一定赢过你。”男生赌气地说。


 


“加油啊。”叶修懒懒地回他一句。


 


“哼。”


 


男生原来是班里的小霸王,欺负新同学欺负到了叶秋头上,被叶修欺负回来了,还被嘲讽“成绩上是菜鸡打架也是菜鸡”,一怒之下拼命学习了半个学期,誓要把叶修的第一名给抢过来。


 


成功改造出一个学霸,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要是我这次语文考好点排名就在你前面了,”叶秋颇为遗憾地看着手里的排名单,“啊啊,明明总分都一样。”


 


“想超过哥再努力个几年吧。”叶修笑着摸了摸弟弟的头,被叶秋一巴掌拍开手。


 


“啊……我什么时候能像哥你一样呢?”


 


叶秋郁闷地趴在桌上。


 


“像我干嘛?家里要真出两个叶修爸会气死的。”


 


“你也知道啊!”


 


炸毛的弟弟显得特别好玩,叶修又逗了他会儿,在叶秋彻底发火前逃离了教室。


 


像我一样吗?


 


叶修靠在围栏上,时不时有学生嬉笑着从他面前经过,虽说学校里多是富家子弟,不过也都是些小屁孩儿,玩起来跟普通孩子没什么区别。


 


叶修头歪了歪,眯着眼。


 


我是怎么样的呢?


 


长大了我要当小卖部的老板!


 


长大了我要当科学家!


 


长大了我要当画家!


 


现在的我,是在往那条道路上前进呢?


 


叶修挠了挠头,觉得比这个问题更重要的是。


 


上课铃马上就要响了。


 


06.


 


星期五下午回到家的叶修和叶秋立马换了书包又要出门了。


 


“等等,叶修,过来。”叶父冲他招招手。


 


叶修放下包跑过去,父亲放在他面前的又是一张纸。


 


更多的课程,以及比赛。


 


“能做到吗?”父亲盯着他的眼睛。


 


那一瞬间他脑海里冒出无数个句子。


 


不能。


 


好累。


 


做不到。


 


我想休息一下。


 


让我缓缓。


 


能放一会儿吗?


 


然而他终究不是会退缩的人。


 


“我能。”叶修露出一个自信又带几分随意的笑容。


 


也就意味着他会背上更多的责任。


 


叶秋看着自己哥哥的身影,莫名感觉到压抑。


 


……


 


“少天的爸妈离婚了。”


 


晚饭桌上,叶妈妈开口。


 


叶修和叶秋吃饭的动作一僵。


 


“……什么时候?”


 


叶修暗地深吸一口气,夹了一筷子菜到弟弟碗里。


 


“这星期,现在少天他跟妈妈,还住在这里,可怜的孩子。”叶妈妈难过地叹口气。


 


“他那个爹也是不负责。”叶爸爸冷哼了一声,显然对提出离婚的黄少天父亲很是不满,“一个有家的大男人,儿子要上高中了,他这一下子走了,留下人母子怎么办?”


 


“毕竟夫妻之间没感情了。”


 


“没感情就可以当甩手掌柜了?”


 


叶修几口把饭扒完,扔下一句“我吃好了”把碗筷往厨房里一放,穿上鞋子就跑黄少天家门口去了。


 


叶修按了三下门铃,给他开门的是黄少天,黄少天有几分惊讶。


 


“你怎么跑过来了?”


 


“我不能过来?”叶修挑眉。


 


“你下午不是补课嘛,我还想着怕你累等你休息一晚上明天再约你出去玩,你个没良心的。”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把叶修拽进家里。


 


“这么为我着想啊。”叶修眼睛弯弯的,笑得像只狐狸。


 


“是啊是啊,为你着想你还不高兴了是吧?得了得了,我也看清你了你就一没心没肺的,再这样下去你会失去一个最好的哥们的我警告你!”


 


“嗯,我错了。”


 


没被呛回来的黄少天疑惑地看了眼叶修,然后恍然。


 


“你知道我爸妈离婚了?”


 


“嗯。”


 


黄少天一下子不说话了,有些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上。


 


“阿姨呢?”半晌,叶修开口。


 


“在书房写工作报告。”黄少天拿过一个抱枕,抱在怀里揉着那张可爱的笑脸。


 


“抱歉。”


 


“你道什么歉啊你有什么好道歉的。”黄少天看着叶修故意摆出的无辜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伸手逮住叶修的脸就是一通揉。


 


“我没事,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我妈么,别看她平时小女人,还是挺坚强的,我爸虽说是离婚了不过他还是我爸啊,对我还是一样好,你看,给我留了银行卡,这下我每个月零花钱肯定比你多,下星期我就去买新游戏,等周末我们一起玩……”


 


黄少天絮絮叨叨说了一堆,然后他自己说不下去了。


 


他憋了一口气在胸口,闷得慌。


 


他慢慢弯下腰,趴在叶修腿上,他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布料传递过来。


 


“……为什么呢?”


 


“那是大人的事,我们可不明白。”


 


叶修理了理他的头发。


 


“就只能接受吗?”


 


“你现在还没那个办法去改变吧。再长大一点吧皮卡黄!”


 


“你个垃圾菊草叶。”黄少天笑了一下,“我以后……也会成为那样的大人吗……我可不想做这种大人,不负责任,还让别人难过了。”


 


“让女人伤心的男人都不是男人!”黄少天举起手,然后放下。


 


“电视里是这么说的。”


 


“所以有时候我真羡慕叶修你啊。”


 


黄少天换了个姿势仰躺在叶修腿上,扳着手指头数。


 


“你看,你家里条件好,父母感情也好,你成绩又好,除了体育上是个渣渣以外,还有个可以随便欺负欺负的弟弟。”


 


“啊……想成为你这样的人啊。”


 


“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果然很矫情。”黄少天自嘲地捂住自己的眼睛。


 


“我是这样的人吗……”


 


叶修有点恍惚。


 


“我倒羡慕你这种生活,啊,除了父母离异,每天轻轻松松地上学,上课肯定是在睡觉和打游戏吧你,放学就去打篮球,诶说起来你经常打篮球为什么个子还是这么矮?”


 


“你大爷的!”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挡住黄少天挥过来的爪子,叶修握住他的手。


 


“你这种日子我才觉得舒服。”


 


“屁!你也不看看以前我妈老是说‘你看隔壁家的叶修’‘你看隔壁家的叶秋’,打倒隔壁家的孩子!”


 


两人就“你过得好”“你过得才TMD好”进行了十分不友好的探讨。


 


最后两人笑倒在沙发上。


 


“但是黄少天是没法变成叶修的。”


 


“叶修也没法成为黄少天。”


 


“最后我们究竟会长成什么样的大人呢?”黄少天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眼中流露出些许迷茫。


 


“每天加班工作回来还被老婆骂的大叔。”


 


“你才是吧!你以后肯定会变成又矮又胖的房地产老板!穿衣服特别没品位的那种!”


 


“你对房地产老板有意见啊。”


 


“我不是对房地产老板有意见,而是对你啊。”


 


黄少天抓住叶修的手,看他漂亮的手指,不禁掐了两下。


 


“叶修。”


 


“嗯?”


 


“你不会突然走掉吧?”


 


叶修没有允诺。


 


他一向不喜欢承诺些未知的东西。


 


他只是动了动手,将黄少天的手指拢在自己的掌心里。


 


07.


 


十七岁的黄少天和叶修安稳地过着他们的高中生活。


 


黄少天初三在叶修的帮助下拼出一个重点高中,而叶修和叶秋则还是去读的私立的高中。


 


“嗯……是时候该想想要考的大学了……老叶老叶!你想在哪个城市读书啊?B市?还是S市??哦对了你该不会要去外国读大学吧!”


 


“国内挺好的。”叶修抿了口咖啡,招招手让服务员再送来一碟曲奇饼。


 


“我也觉得国内大学不错,”黄少天拿笔帽戳了戳下巴,继续翻看手里去年的大学招生分数线。


 


“我是去北大呢?还是去清华呢?还是去同济?复旦??”


 


“我看你还是去读北大……”叶修顿了顿,慢悠悠接上,“……青鸟。”


 


“滚滚滚滚你的你才读北大青鸟,你去学用计算机操控挖掘机炒菜算了。”说完黄少天拿曲奇饼堵住了叶修的嘴。


 


叶修腮帮子鼓鼓的像只松鼠,黄少天看了好玩伸手去戳他的脸颊,被他拍开,三下两下把食物嚼碎了吞掉。


 


叶修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咖啡,冰得他咧咧嘴。


 


“行了,我先走了,拜。”


 


“拜拜拜拜,路上小心啊老叶,你那个手机!别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开机!记着了!”


 


叶修挥挥手,左看右看,跑到马路对面,而对面的叶秋嫌弃地把包递给叶修,被叶修塞了一嘴的饼干,兄弟俩打闹着走远。


 


“这个老叶……”


 


黄少天笑笑,拎起自己的背包向学校走去。


 


……


 


高中的学习量大得让人都麻木了。


 


黄少天写完最后一道题,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感觉自己智商被掏空。


 


燥热的空气伴随着蝉鸣,弄得黄少天烦得不行。


 


“啊啊啊啊啊……”发出一串无意义的声音后,黄少天把头枕在手臂上,望着窗外沙沙作响的树林。


 


无聊的学习。


 


无聊的生活。


 


黄少天拍拍自己的脸,甩开那些灰色的思想,起身走出教室。


 


走进洗手间,却发现班上几个男同学正在里面拨弄自己耳朵上的耳钉。


 


黄少天看着那几个染了发的男生,都是班上成绩不错的几个人。


 


“你们什么时候弄的这些??学校不是不准染发戴耳钉的吗?小心被班主任抓到受处分啊。”


 


“被抓到洗了摘了就是。”男生们耸耸肩,对此一点都不在乎。


 


“高三都过了大半了,你以为老师会管这么严,只要成绩上去了就行。”


 


啊啊,真无聊。


 


黄少天打开水龙头,泼了些凉水在脸上,他随手抹掉脸上的水珠。


 


“你们。”


 


“嗯?”


 


“有什么事?”


 


“你们那个,是怎么弄的?”


 


……


 


“你受刺激了?”


 


叶修皱眉看着眼前染了一头黄毛戴着耳钉的黄少天。


 


“啊?没啊,我就是无聊想换个造型,这可是造型师特意给我推荐的,我看了看觉得染得挺好的,诶,你看我这个耳钉,我跑了好几家店才……”


 


“摘掉。”


 


“嗯??你所什么?”


 


“摘掉。”


 


黄少天挑眉。


 


“你管我那么多,你是我妈?我妈都没说什么……喂喂!等等等等,你带我去哪里?喂!”


 


叶修揪着黄少天的领子扯着他往洗手间走:“给你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弄掉,看着像什么样子。”


 


“凭什么!你又不是我爹妈!”


 


叶修看了他一眼,黄少天很少见他这严肃的模样,一时还真有点心虚。


 


“太丑了。”


 


“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愣了愣,立马推开叶修自己主动跑进了洗手间,照着镜子左看右看。


 


“不会吧?难道那个造型师糊弄我?我觉得还好啊……啊……不过这个颜色好像是有点……”黄少天转头看向叶修,“那个……老叶……真的很难看??”


 


别啊,叶修要是说这个造型不行的话他该哭死了。


 


叶修面无表情地送了他一个大拇指。


 


“丑爆了。”


 


“诶!!!!”


 


……


 


“放心,我已经给你拍下来了,以后都可以拿出来嘲笑你了。”


 


“我去我去!!你住手啊看在我们多年情分的份上你住手啊老叶!!!”


 


……


 


所以说,黄少天的叛逆期和性格阴暗期结束得比别人早。


 


大概是因为每次犯病的时候都会有个人“啪!”地给他头上来一下。


 


醒醒,该写作业了。


 


08.


 


考上大学后的日子并不轻松。


 


叶修和叶秋反而越来越忙了。


 


他们仨读的是同一所大学,为了这所大学高三后半学期黄少天几乎累成一条死狗。


 


叶修比叶秋还要忙,黄少天经常找人找不到他。


 


“哥。”


 


“嗯?”


 


叶修整理好材料抬头看向叶秋。


 


“怎么了?”


 


“有很多事,你交给我去做也可以的。”


 


“当然,该交给你的事我都让你去做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叶秋握着叶修的手。


 


“我想帮你分担。”


 


叶修愣了愣,然后微笑着拍拍弟弟的肩。


 


“你能做好你该做的,哥就很高兴了,哥的事多了去了,又要顾学习又要跟着学家业的管理的,哥能做好的。”


 


“你是我弟弟啊。”


 


叶秋一时说不出话,叶修的固执他是明白的,所以他能做的只是抱住自己的哥哥,把头埋在他肩膀上,靠着哥哥给他依靠的肩膀。


 


……


 


黄少天最近从叶修身上闻到了烟味。


 


“你抽烟了老叶?”


 


“嗯?”


 


叶修抬起手闻了闻自己衣服,随后漫不经心地放下手。


 


“好像是抽了点。”


 


“什么叫好像,抽没抽你自己不清楚?你黑眼圈也重了,最近没休息好?”说着黄少天伸手在叶修腰上摸了几下。


 


“我靠!老叶你瘦了好多,你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折腾啊?你想折寿是不是啊?”


 


“没,我注意着的。”


 


“你这叫注意?”黄少天抓着叶修往外走,“不行,跟我去校医那边检查检查,这万一出个什么问题怎么办?你现在仗着自己年轻,等真出毛病时你哭都来不及我话说在前头。”


 


“好了少天。”叶修按住了黄少天。


 


“跟你说了我有分寸。”


 


“可是……”


 


叶修把他按在自己寝室的床上,抱住他的腰闭上眼。


 


“你要真让我休息当会儿膝枕如何?”


 


卧槽卧槽卧槽老叶这是在撒娇????是撒娇吧一定是的吧!!!


 


像大猫一样的叶修让黄少天立刻心就软得一塌糊涂。


 


“行行行,睡吧睡吧,你要是睡不着我还可以给你讲睡前故事,你要听哪一个?是……”


 


“你闭嘴吧。”叶修轻轻用头撞了一下他的肚子。


 


“谢谢。”


 


黄少天一愣,他眨眨眼,随后手轻轻地覆上他的头发。


 


手下的头发细软,蹭得掌心软软的,有点凉。


 


那一天,他的掌心中我的手指的温度。


 


也是这样的吗?


 


……


 


学生会有个聚餐。


 


餐桌上叶修喝醉了。


 


准确来说是被黄少天灌醉的。


 


叶修的酒量不好,在小时候黄少天跟着他偷吃了酒心巧克力后就知道了。


 


喝了大半杯叶修就晕得不行了,叶秋还要等着聚餐结束,黄少天就主动帮忙把叶修扶回去了。


 


淋浴水柱打在手上的温度微微发烫。黄少天调好水温,把叶修推进去。


 


“能洗吗?要不要我帮你。”


 


“嗯……应该可以。”


 


叶修甩了甩头,慢吞吞地开始脱衣服。


 


黄少天担忧地看着他,但还是决定先帮叶修把换洗的衣服拿过来。


 


结果一推开浴室门,黄少天就被烟味呛到了。


 


他把换洗的衣服一放,推开淋浴间的门,莲蓬头被关掉了,滴滴答答地滴着水,叶修身上还穿着半解开的衬衫和长裤,沾了水黏在身上,他靠坐在地上,抿着一支有点潮湿的香烟。


 


“叶修!”


 


黄少天皱眉,走上前半跪在他面前抓住他的手。


 


“别抽了。”


 


叶修淡淡地笑了,眼角还带着醉酒的红晕。


 


“就抽一支。”


 


“别抽了!”


 


黄少天抓着他的手将那支烟摁熄在水淋淋的瓷砖上。


 


叶修呆了一下,他大脑还有点转不过来。任由黄少天挨近他,他的呼吸温热,打在他发冷的脖颈上,叶修不禁瑟缩了一下。


 


“别抽了,叶修。”


 


他抓着他的手腕,掌中是附着着潮湿衣物的皮肤。


 


布料有些粗糙,像是抓着一只冷冰冰的蜥蜴。


 


“好,不抽。”


 


叶修活动活动手,却被他抓得更紧了。


 


眼下的肩膀有点硌人,黄少天不想去想压在他身上的重担,也不想去想他的压力。掌中的温度越发冰凉,记忆中他曾给予他的温度就越发清晰。


 


“少天?”


 


叶修歪了歪脑袋。


 


他觉得自己的肩膀有点点带着热度的潮湿晕开。


 


叶修的眼睛微微睁大。


 


“……你哭了?”


 


“叶修。”


 


黄少天抬起头,他看见他略微肿起来的眼角。


 


“你为什么,不肯再多依赖我一点呢?”


 


叶修睁大了眼。


 


黄少天伸手将他抱紧,人体的体温隔着湿漉漉的衣物传来。叶修发觉自己不知所措,他甚至一时间抬不起手回应这个拥抱,只是被动地接受他的怀抱。


 


心脏跳动的幅度好像有点疼。


 


为什么不再多依赖别人一点?


 


大概是忘了怎么去依赖。


 


“难过了就哭。”


 


“开心就笑。”


 


“不应该是这样简单的事吗,叶修。”


 


我从你那里得到的温度,又该怎样在你需要的时候赠予你呢?


 


“太差劲了,我。”


 


他抱紧这具身体。


 


叶修眨了眨眼,却感觉眼睛越来越模糊。


 


他推开黄少天一点,冰冷的指尖抚上他还带着泪痕的面庞。


 


坚强而又不给任何人添麻烦地活着。


 


大概是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希望别人做到的吧。


 


我不想成为负担。


 


我想成为依靠。


 


这样想着。


 


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的两人,最终决定成为彼此的负担。


 


没有人可以依靠的两人,最终成为彼此的依靠。


 


指尖下的皮肤发冷,而眼角溢出的液体微暖。


 


他贴着他的眼泪告白。


 


“我喜欢你。”


 


09.


 


在八岁的时候,他从他那里收到了半条取暖的围巾。


 


而在未来的八十年,他将自己的家全部赠予他。


 


END




————————————————————————




这俩天画图画得有点撑




想到了我初三的时候




有一天一口气吃了一桶多的肯德基




之后几年没碰过肯德基那种感觉




缓缓,缓缓

评论

热度(1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