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

他的名字就是一个盛世
-叶修

【周叶】毕业季

沉断渊:

#毕业季

周泽楷走出最后一科考试的考场时松了口气,六月份的天很热,整个教室里都非常闷。他提前一小时交了卷,走出门时看杜明和吕泊远还咬着笔杆抓耳挠腮,隔着一排互相使眼色。周泽楷笑了笑准备拿起考场外的书包回去,同寝室的江波涛正好也答完了卷子,从身后拍拍他的肩赶上来。

“小周,最后一门感觉怎么样?”

“还行。”周泽楷老老实实地回答,他成绩足够好,平时也用功,不像同寝其他男生那样临期末了疯狂通宵抱佛脚。江波涛明了地点点头,提议性地问了句:“那一起回去?也差不多该收拾行李了,暑假嘛。”

高个子的男生挠了挠头发,他还有事没做,不打算现在就走。正当他们说话的时候,大教学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吵嚷,夹杂着女生咯咯的笑声和男生呼来喊去的打闹。江波涛侧着身子往下看了一眼,回头对周泽楷说:“是大四的学长学姐啊,这就拍集体照准备毕业了。”

毕业了。

六月份是个聚少离多的月份,朝夕相处的朋友,同学,舍友,恋人踏上不同的旅途各奔前程。谁也不知道未来究竟会怎么样,对于刚进入大学学习还不满一年的周泽楷犹甚。但是他现在没有去想三年后的想法,他只想去找一个人,跟他说一声毕业快乐。
“抱歉,有点事。”周泽楷把书包斜挎上肩膀,对着江波涛指指大操场的方向:“去找个人。”

烈日当头,操场上来来往往都是穿着黑色学士服的毕业生。几个姑娘抱在一起哭的泣不成声,周泽楷差点撞到她们,好在闪躲够快,险险避过这个易爆炸团体。他伸长脖子东张西望,终于在主席台的大校徽底下看到了叶修。前届学生会主席盘腿坐在主席台遮阳棚的阴影下,优哉游哉地抽烟。

“学长。”周泽楷小跑过去,叶修闻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立刻眉开眼笑地冲着年轻学弟招手:“小周啊?来坐坐坐。”他稍微挪了挪屁股,给周泽楷腾出一个可以坐下的地方。

“考完了?”
“嗯,考完了。”

“这次奖学金应该榜上有名?我上回还听老冯说经院这届学生就数你最出挑。连书记都这么说,前途无量啊年轻人。”
周泽楷本来想谦逊两句,他是已经足够出色了,但是比起叶修当年进学校那会儿还差点劲。想来想去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他也不说话,嗯了一声就朝着叶修笑。

“学长保研。”用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果不其然叶修抬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消息够灵通啊,说,谁给你透的信儿,沐橙是不是?”

苏沐橙是周泽楷同专业大二的学姐,因为成绩出色被派到他们班做班导。周泽楷知道苏沐橙也是叶修一手带出来的人,学校里有不少风传他俩的绯闻,只不过谁都没上心罢了,他也不是爱八卦的人。苏沐橙很看好他,开学第一个月就把人领到学生会办公室,直接推给当时还在电脑桌后面不知道处理第几百份文件的叶修。

“我给你找了个好苗子。”姑娘笑眯眯地坐下,从茶几里摸出纸杯和周泽楷倒了杯水:“你看,不错吧?”
“长得是不错。”叶修头也没抬,手上哒哒哒地往通知复印件上盖章:“小同志有没有兴趣来学生会打杂?我们有工作餐,福利很好哦!”

一般来说,进学生会不都是为了“提升见识,增强工作能力,丰富自身素质”?周泽楷努力回忆昨晚杜明为了面试校团委宣传部门而背的标准发言稿。怎么到了学生会大boss嘴里就成打杂的了?

“进来头一年,不打杂也没别的事给你干。给你个闲差,办公室值班一周一次,挺清闲的,就登记登记场地用途,办活动的时候填表往外头借物资。我看你长得挺帅,什么司仪形象大使估计也能捞到。怎么样,动心了没?”
这样能动心就奇怪了吧。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哪根筋搭错了,神使鬼差地点头应了人家。

叶修把烟头掐灭,往地上一捻,周泽楷见状赶紧从书包里掏出手帕纸递过去。他们说话的这会儿,不少人走过来和叶修击掌,互相搂着肩膀说几句一路顺风之类的话。校团委前届学生负责人韩文清倒是没走近,在远处挥了挥手。他也举起胳膊挥回去。结果转头就对周泽楷说:“看看,铁面老韩要毕业了,咱们学生会发扬光大就指望你了,别再给团委那群兔崽子压一头,听见没?”
年轻男生没忍住,噗嗤一笑,叶修也揉着脸颊跟他一起笑出声。

“学长,毕业快乐。”
“三年以后,会去找你,会努力的。”

“成啊。”叶修依然用他那股被太阳晒的懒洋洋的声音回答他,同时左手一伸勾住了周泽楷的肩凑近他的耳朵。

“那就再等等你。”